Menu
Log in

 華府台灣同鄉會

    Taiwanese Association of America Greater Washington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Chapter

2 photo(s) Updated on: Wednesday, November 14, 2018

十一月份人物專訪
圓轉如意,穩紮故土-謝博六 博士
李宜軒、蔡佑晨撰文

各位將在今年的感恩節餐會觀看的同鄉會五十周年慶影片,有歷年來的活動紀錄。你會看到2004年「手牽手護台灣」的活動中,在華府方尖碑前面有個熟悉的身影,拿著麥克風,熱情的喊著口號,用力凝聚群眾力量,他,就是謝博六。我有榮幸在博六的家訪問他,探詢他在美國一路走來的點滴。他的台灣意識啟蒙,代表了我聽過的許多台美人的經歷: 在台灣時,並不一定那麼有"台灣意識",反倒是在異鄉,深刻理解家鄉的處境。在West Virginia University念碩士時,他讀了彭明敏的著作自由的滋味,深受啟發,「有些事情,一旦知道了,就沒辦法裝作不知道,也會有使命感讓更多台灣人知道。」 國民黨踐踏台灣人,箝制台灣人思想,實行漫長白色恐怖統治,聽在青年博六耳中,既熟悉又陌生。在Kansas State University念博士時,他認識了一幫好夥伴像是周仕培跟周明宏兄弟,自此一同為海外的台獨運動打拼。博六不論是在Kansas的短短兩年,或著是之後轉學到Ohio State University繼續攻讀博士,他均擔任台灣學生會會長,用心服務台灣人。從年輕時代開始就是社團領袖,他總覺得應該把台灣意識的種子一點一點的撒下去。

對一個理念投入心血,多少牽涉了"個人恩怨"。說到當年寫博士論文期間父親過世的往事,博六眼泛淚光。自從在Kansas State University念書,警察就常登門拜訪博六在台灣的家人,關切他在海外的活動。自從陳文成跟林義雄事件後,國內外一片風聲鶴唳。父親生病期間,家人擔心博六回台灣會有麻煩,勸他反而應該以學業為重,暫時不要回台探視。就這樣,沒辦法見到父親最後一面。類似的,許多海外遊子的故事,我聽了不知道多少。有家歸不得,你說,還能怎麼看待給自己的國民設立黑名單的專制獨裁政黨? 博六在美國依然心繫台灣,在那個資訊流通不發達(沒有網路!),越洋電話費用昂貴的年代,只要有家鄉的消息,都是莫大的慰藉。這些海外遊子組織了一個很有創意的,頻繁散播資訊的網絡:「台灣之音」。每隔一段時間將隔海蒐集的台灣消息,錄製成幾分鐘的重點快報,想聽的人打電話聽電話答錄機的播放,像是聽廣播的新聞剪輯一樣。當年的機器還在博六家中。這樣艱難的處境,是我們網路世代無法想像的世界。台灣同鄉會的存在,提供當時的台美人多大的慰藉!

回顧博六洋洋灑灑的經歷,2000年、2004年海外陳水扁後援會、2008年謝長廷後援會他都是總召。要能夠接下這個重擔,組織這麼多人力著實不容易。博六甚至在台派人士心情最低落的2008辦了前所未有的,郵輪上的美東夏令會,帶大家看看海散心。雖然他自己也有恨鐵不成鋼的情緒,然而他選擇暫時收拾傷心,為大家籌畫了這個充電旅行。傷心的台美人,唯有先聚在一起互相安慰取暖,才有動力繼續努力下去。「事情來了,就接下來做,總是需要有人把這個台獨的旗子扛下去。」他就像是一個大家長一樣關照著大家的心情,能收能放,剛柔並濟。我太佩服他的格局與組織能力,在他身上我看到領袖應有的勇於擔當的氣度。

驅動著博六無私貢獻的初心,就是他對台灣土地深厚的愛。他栩栩如生描繪台灣鄉下美好的記憶,像是五歲時牽牛吃草,而且又是一頭母牛和出生不久的小牛。小牛調皮時常暴走亂跑,母牛護子跟著跑,當小牛停下來,母牛卻跑去吃附近的稻苗,主人看了很生氣,威脅要送博六到警察局。小小的心靈是有點受傷,但這些都是他與家鄉土地的連結,一輩子割捨不掉的情感。博六的名字讓人印象深刻,這次逮到機會,當然要好好解謎。他是台南學甲人,上有五位一個比一個健壯的兄長。博六在兄弟之中屬於比較斯文的,小名士仔(讀書人)。他爸爸身為小學老師,暗自希望他能夠多讀書,原本想為他取名謝博士,然而長兄顧慮到小博六不知未來興趣如何,如果跟讀書無緣,名字取博士不就太尷尬? 兄長勸說下,排行老六的他就叫博六。爸爸的期待卻因此放在心中,求學路上儘管沒有刻意想要出國拿博士學位,光耀門楣,然而他在台北法商學院統計系畢業後有機會時,也覺得應該出國看一看,沒想到就這麼一輩子在美國發展。一路從碩士、博士、在學術界教書、到FDA服務二十多年,問他當初怎麼規劃的? 他只笑笑地說: 「隨遇而安,全力以赴」。

順勢而為,仍然穩紮根本,博六學太極,教太極,在人生裡體現太極拳的哲學。他自1994年師從李仁旭老師,練太極拳已經二十多個年頭了,在華府台灣學校也教授了五年,風雨無阻。博六說他最早是練跆拳道的,不過體悟到人在三十五歲後體力是漸漸走下坡的,越來越難跟年輕人拚搏,太極拳更適合他養身、增進健康的需求。太極拳是一種可以放鬆的運動,人往往會生病,就是因為身體太僵硬,氣血循環不好。初學者剛開始可以只把它當作一個運動,然而如果要達到養生的目的,就必須修煉到另一個層次,動靜合一,內外相合,周身一家,講究深層平靜的內在,一切與緩慢扎實的肢體動作完美融合。一旦體會太極拳的好處,就不會輕易放棄,現在的他,一日不打拳就渾身不舒服。

從一開始只有三個學生到現在二十多個學生,都緣起於台灣學校欣怡老師的要求。李仁旭老師也鼓勵他把這些年的所學傳承下去,作為李老師的門生,博六也不辜負期望。博六的教學著重基本功,每周只教一式,如果沒有打好,回去練再回來磨,三十七式大概一年才會教授完畢。學生只需要負擔場地費,新手老手來者不拒。他的原則是,要學就要好好學,自己打得舒服,讓人看了也舒服。鬆、穩、慢、勻、圓,立身中正,虛實分明,腳步動作扎實穩健,重心穩固,才有下一步動作,腳勇身體才會勇。太極拳一旦入門,只有開始,而無止境。人人跟自己比(我們都是和自己賽跑的人 ~) ,所以學員不必擔心自己是中途加入或是進度跟不上,博六歡迎有決心想學的人加入。而體會到太極拳博大精深,博六也會鑽研典籍,讓自己能精益求精,更進一步。

博六除了是服務於聯邦機構的流行病統計科學專家,又是社團領袖,還是太極拳老師,允文允武。從外表判斷,我本來以為他是個嚴肅的人。可是人跟人之間如果沒有近距離相處,很難有更深刻的認識。博六不但是個熱情溫暖的人,還是個冷面笑匠。他在台灣之夜跟美東夏令會演過「白賊七」跟「台商失身記」話劇,讓台下鄉親笑得很開懷。從編劇到演出,劇組鄉親一手包辦。在抗議中共國家反分裂法行動劇中,他還演一位中共高幹,因為太過逼真,引發台下觀眾上台嗆聲,他還得先出戲,安撫激動的情緒。當真是演戲瘋,看戲憨,台上台下的心意流動,卻是真實無比。我問博六對於台灣同鄉會越來越少人加入,會擔心後繼無人嗎? 他回答:「當年美東夏令會的高峰有兩三千人,不過那有其時代背景,因為當時海外學子沒有關心台灣的管道。現在狀況不一樣,一來台灣人留在美國人少,二來與家鄉互動方式多元,我們但求竭盡所能,把鄉親聚集起來!」。這就是不管局勢如何,還是會全力用自己方式愛台灣的博六。

博六的人生可謂隨遇而安,卻有堅實的,對根本立基的堅持。問他是天性如此,還是修習太極拳的體悟? 他說:「都有。」當初他也不一定要留在美國,也不一定要執著教書,就像太極拳在武術中,不強求,不主動出擊,更不會硬碰硬,遇強則閃,但不是逃避,因為同時順勢反擊。這一體兩面,就像謝博六的人生智慧,讓我受益良多。




 Taiwa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 Great Washington Chapter (TAAGWC) is a 501 (c) 6 non-profit organization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PO BOX 4888  Rockville, MD 20850


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