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府台灣同鄉會

    Taiwanese Association of America Greater Washington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Chapter


廖英博、許亞傑專訪---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

撰文:陳怡奾

台灣人一波一波來美國發展、有先有後,到底近年來在美國的年輕台灣人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定位呢?每每在新聞上看到台美前輩為台灣做出

貢獻,那麼年輕一輩都在忙些什麼呢?本次專訪邀請到專案「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」的兩位年輕發起人來與各位鄉親分享如何在美國落地生

根、心繫家鄉、到現在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式為台灣做貢獻。

★訪談一號:香菇(是暱稱,本名為廖英博)

來自台北的香菇,2004年以前香菇就讀北科大以及台大,專攻環境工程學士以及Computer Aided Engineering, Civil Engineering碩士,擅長

用電腦解決各種工程跟科學問題;2009年到美國Texas A&M University進攻博士學位,取得Ocean Engineering Ph.D.目前香菇與丈夫

一起在西雅圖定居,於Microsoft擔任高級工程師致力研發機器人學習。訪談至此,香菇大笑說「跟我以前在學校讀的很不一樣齁?哈哈哈

言談之間能感受到她的爽朗與熱情,大概就是這樣的特質成就了今日的她,即便是跨專業的領域也能非常有自信的不輸給其他工程師,因為

早在她跨專業以前就已經靠著熱血與興趣、將各種電腦工程師的技能摸到熟透啦!香菇補充說就算已在業界,也隨時更新自己的專業知識。

小編真是越訪談越欽佩眼前這位女性,有這樣優秀的年輕人肯為台灣做事,真是太幸福啦! 

香菇從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就十分關心家鄉大小事,從國內到國際各種議題都在她的關懷範圍之內,尤其到了美國以後觀察這個比台灣先進的

民主社會、也加入FAPA見證了台美人前輩多年的耕耘,因此產生不同以往的啟發,更能以海外角度來剖析台美關係

小編心想:這麼專精於專業上的人、又花很多時間在公共議題上,要是我早就無暇顧及其他方面了吧。但是香菇就偏不!在台灣的時期, 

她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組了樂團,約莫在1997年的時候結識閃靈主唱Freddy,兩個樂團性質類似因此經常互相交流。訪談時香菇Show  

了一下她家中的擺設,整個樂團會用到的樂器全部都有!(只差沒有鼓,因為放不下)小編驚訝的問說「香菇妳家裡擺放這些,難不成全都會


演奏?」香菇說「會阿。」小編差點暈過去,心想果然厲害的人在時間分配上都很有智慧。不過她表示兵役是台灣樂團最大的殺手,很多朋


友都中斷了;再加上來美國發展,未能在當地找到足夠組成樂團的朋友,因此沒有持續投入樂團。 


香菇非常熱心跟身邊的朋友討論這些事務,無論是跟自己理念相近的、或是持不同觀點的,因此香菇能用不同角度來觀察社會,其中也一點

 

一滴累積志同道合的朋友,其中一位就是接下來要介紹的Jerry


★訪談二號:Jerry (本名為許亞傑)

台南的鄉親Jerry2011年台大Computer Science and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畢業,2015年於Texas A&M University取得Computer 


Science碩士,目前定居於休士頓,擔任前端工程師Front-end Developer。正是在A&M University就讀的期間認識現在的摯友香菇,並且

 

被深深影響了。


「我以前是政治9.2Jerry用這句充滿新意的形容詞為自己做了開場白。Jerry說在2008年馬英九時代時遇上陳雲林事件,參加了野草莓運 

動,當時自己覺得已經覺醒了(小編補充:最近這種簡稱做「覺青」),好像很多價值觀面臨衝擊與重塑,於是在種種獨立思考之下將自己 

2016年神聖的一票投給宋楚瑜!講到此Jerry自己一陣狂笑。為何以前會投給宋楚瑜?現在都還覺得自己當時莫名其妙。他說那個時候還 

沒 有台灣意識,也不知道台灣過去的歷史,也可能是因為對這些檯面上政治人物不了解,所以做了那樣的判斷。  

 

在美國求學期間認識了香菇,Jerry說以前從未聽過「轉型正義」等等的主題,都是聽香菇講才知道,包含德國、南美等等世界各地在推動


的狀況;像台灣主權未定論等都是跟香菇討論才逐漸了解的。  


因著Jerry家庭背景是深藍的關係,在日常生活中他總覺得在美國的 台灣人不過就是講些政治閒話,升斗小民管那麼多幹嘛?但是當他在2015


到休士頓工作時,以前Texas認識的FAPA長輩推薦Jerry參加FAPA 2015舉辦的YPG,在此以前Jerry並不知道有這些台美前輩這麼活躍的在


為台灣做事,但卻發現FAPA的成員如此認真在付出、而且是真的出自對台灣的熱愛;另外還有北美各地每年舉辦的台灣人夏令會,每年都會


從台灣邀請眾多在第一線打拼的政治工作者前來,為台美人講述最新的時勢與狀況、也讓台美人有機會參與並監督這些政治工作者的表現,


一件事情持續做三四十年真的很不容易!以上這些都深深感動Jerry、默默的驅動他體內的熱血與靈魂。

 

笑談之間,Jerry自己的私事提得少,他總像是無止境的講關於台灣的話題、投注全心全意的熱血在愛台灣,這樣積極更具有實踐能力的年輕

 

人難能可貴,聽得小編也非常受鼓舞。




★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 Taiwan Watch

這項Project源自於香菇與亞


傑醞釀兩三年的想法,因為在FAPA時觀察到不只台美前輩有付出心力,其實美國陸續也為台灣做了很多事、發了很多聲,例如香菇逛到


congress.com查跟台灣相關的法案,才發現原來每一兩年有提出這麼多幫助台灣重返聯合國的法案!台灣人竟然都不知道。但是這些付出卻

 

難傳到島內讓人民知道美國對台灣是如此用心及友好。


另一個令兩位發起人擔心的層面是,有一種非常傷害台灣的聲音在蔓延,主張美國利用台灣、製造恐懼心理;因為資訊傳遞效率差而錯失了


這些珍貴的交流,甚至還有部分人以錯誤的訊息及角度錯怪美國,香菇和Jerry真的為此感到十二萬分婉惜。如果能把這種資訊落差補齊,那


該多好?



Jerry在做觀測站時要取得眾多法案資料,他觀察到美國開放政府比台灣做好太多,給出的檔案可以讓工程師可以讀出很多資訊(他興奮的講


著、試圖簡化各種專業術語,但小編務煞煞);國會今天開會,明天會議記錄逐字稿即發佈;透過這樣的比較,所以知道台美之間差距有多大


2017年美東夏令會時的黑客松活動召集了一些夥伴,正式啟動!做了雛型之後將Taiwan Watch的提案拿回台灣於g0v比賽上獲得特獎,其


獎金成為這項專案的啟動基金。雖然專案能順利啟動、目前也有一定的成果呈現,但後續仍然遇到不少困難,仍需要各界的支持





 Taiwa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 Great Washington Chapter (TAAGWC) is a 501 (c) 6 non-profit organization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PO BOX 4888  Rockville, MD 20850


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